夜猫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二)

  急刹车注意!

  有一丢丢零晃注意。(只涉及一点儿就不打tag了)

  ooc注意!

差点儿被老福特给屏蔽了,还好留了备份。_(°ω°」∠)_

  最后,薰晃真tm好我写不出他们的万分之一!阁下吃安利否?(つД`)

 

[薰晃]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北极圈好冷,只能自割腿肉。(:3_ヽ)_
  微零晃,薰有些黑化,ooc注意,不喜可以点×

(一)
  “阿…阿嚏!”
  消毒水味儿真浓。揉了揉鼻子,羽风薰无奈地叹了口气,顺带给面前睡得不安稳的大神晃牙掖了掖被角。
  叮铃,手机响了。羽风薰看看面前的人,转身走到门外才按下通话键:
  “喂,美酱?”
  “羽风桑~,我到游乐园了,你在哪儿?”
  听到手机里腻人的声音,他才想起自己貌似忘了什么,连忙陪笑道:
  “呃…美酱我这儿有事走不开,抱歉!下次一……”
  刚说到一半那人的声音便突然提高了十度:
  “什么嘛!羽风薰你放了我多少次鸽子了?!我们完了!”
  “等……”
  不等说完对面的人就挂断了。羽风薰原本挂在嘴边的笑也随之消失,然后面无表情地删掉了女孩儿的号码。
  回到保健室,羽风薰紧绷的表情在看到床上的人后终于缓和下来。想到中午后辈在自己面前倒下的样子他就一阵心悸,还好只是中暑导致的缺水。
  不用想也知道是为了谁。
  羽风薰不满地戳戳后辈的脸颊:
  “晃牙君,为什么要为朔间桑做到这个地步?”
  “你傻不傻……”
  回应他的只有越发急促的咳嗽。见大神晃牙脸上的汗越来越多,又想起佐贺美老师的嘱托,羽风薰心知这是缺水严重的征兆,便将他扶起靠在床沿,一点点的喂水。可是喂进去的水都被咳了出来,羽风薰急地团团转,最后索性将水含在嘴里,覆上了大神晃牙的嘴唇。
   冰凉的液体一点点渡了过去,眼前的人眉头也渐渐舒展开来。羽风薰松了口气,却没有分开。想不到晃牙君的嘴唇这么软,不知道里面如何?这么想着,他伸出舌头……
  不知过了多久,察觉到后辈下意识地挣扎,羽风薰才依依不舍地分开。看来是要醒了,他含着笑看着难得乖巧的后辈,打开了相机。
  “咔嚓!”
  嗯,拍的不错,设成桌面吧。
  听到相机的声音,大神晃牙本来迷糊的双眼瞬间清醒,看清眼前人后有些惊讶,然后便紧张地找着什么。
  “不用找了,朔间桑不在。”羽风薰回答,看着眼前人瞬间放松的神色,莫名有些不爽。
  “羽风…前辈,…谢谢。”大神晃牙别扭地道了谢。
  “…不用。”羽风薰看着他脸上深吻后残留的红晕,声音有些沙哑。

  是我的就好了……

  “那个……”
  羽风薰瞬间回魂,暗暗唾弃一把刚才的自己,连带着口气都有些心虚:
  “怎…怎么了?”
  “能不能保密?吸血鬼混蛋最近很忙,我不想他担心…”

  啊啊,果然如此。
 
  眼神的温度瞬间跌到冰点,羽风薰怒极反笑:“晃牙君,你喜欢朔间桑吗?”
  “啊?轻浮男你胡说什么?发烧了?”大神晃牙抬手想量一量面前人的体温,下一秒就被狠狠地压在床板上。
  “混蛋,放开本大爷!”大神晃牙死命地挣扎。
  无视身下之人的反抗,羽风薰认真地盯着大神晃牙的眼睛:
  “晃牙君,我喜欢你。”
  然后,无比虔诚地吻了上去……

——可能没有TBC的TBC。

 
 
 
 
 
 
 
 
 
 
 
 
 
 
 

  嗯,贴吧的黄金周活动出卖灵魂的产物,本着不浪费的原则发到了这里,大家看着乐乐就好。第一篇老人与狗就是出卖灵魂真是对不住!_(:3」∠❀)_

  窗外的枫叶在秋风的吹拂下飒飒作响,以往喧闹的校园也变得了无人烟。
  轻轻地啧了一声,大神晃牙将视线从窗外收回,重新投到课桌上的参考资料上。他眉头皱成一团儿,继续在纸上写写划划,似乎是用力过猛,纸被划烂了。他愣了一瞬便将纸揉成团儿扔到了身后,地上的纸团儿越堆越高。
  为什么本大爷要在黄金周来补考啊混蛋!大神晃牙气的咬牙,泄愤般一脚踹倒了课桌,资料哗啦啦地摔了一地。
  “补考再不及格吾辈可不知道会干什么哦,小狗。”朔间零看着大神晃牙那惨不忍睹的试卷,笑着说道,眼神却无比认真。
  想到这儿,大神晃牙狠狠地打了个激灵,他撇撇嘴,不情愿的收回了要踩上资料的脚。
  混蛋吸血鬼,敢威胁本大爷,迟早要把你咬死!大神晃牙这么想着,扶起课桌,弯腰去捡掉落的资料。殊不知他那什么都写在脸上的面孔早已被人收入眼底。
  “fufufu~”
  熟悉的笑声吓地大神晃牙手一松,资料噼里啪啦全砸到了脚上,疼地他嗷嗷直叫,而罪魁祸首见他这幅惨样,笑的更为放肆。
  “你怎么在这儿,吸血鬼混蛋?”大神晃牙揉着脚问道。
  平常这时候不都在棺材里睡觉吗?这句话大神晃牙没有问出来,狼的直觉告诉他朔间零绝对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嗯……”朔间零单手支着脸颊做思考状,却答非所问:“吾辈出来散步,刚到小狗这儿。吾辈的小狗知道打扫被汝弄乱的小窝还真是可爱诺~”
  “那不是一开始就在了吗?!还有本大爷不是狗,是孤傲的狼!”大神晃牙气红了脸却也不忘反驳。
  朔间零见好就收,没有继续逗狗(×),反而绕过大神晃牙,径直坐到他的座位上,然后朝他招招手,“过来,小狗,吾辈来教你。”
  “本大爷一个人能搞定。”大神晃牙嘴硬着,然后一屁股坐到了朔间零的对面。
  这只是战略性的撤退,本大爷才没有屈服于吸血鬼混蛋!
  说人话。
  这到底是什么玩意儿本大爷不会啊啊!!
  大神晃牙终于做好了心理催眠,抬眼却见朔间零直直的盯着自己,令人发怵。血红的眼眸中倒映着自己的面孔,一晃神却又好像什么都没有。
  “朔间前……”一瞬间大神晃牙仿佛看到了之前的朔间前辈,冰冷而又傲慢的眼神让他差点儿喊出心心念念的名字。
  “怎么了,小狗?”朔间零回过神来,疑惑地问道。
  小狗…果然,吸血鬼混蛋还是吸血鬼混蛋,会好好叫自己名字的那个人早已经不在了,大神晃牙眼底闪过一丝失望。
  “我还想问你怎么了?”大神晃牙回过神,看着眼前神情恍惚的人,无奈地叹了口气,“想说什么就说啊,吸血鬼混蛋。本大爷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
  听到这话的朔间零表情瞬间垮了下来,猛地捉住大神晃牙的手,“小狗小狗,凛月不理吾辈了…”
  “切,这不是常有的事儿吗!”大神晃牙用力去掰却怎么也掰不开。
  混蛋吸血鬼力气这么大干嘛?
  而且…大神晃牙停止了挣扎,静静地听着朔间零夸张的哼唧声,眉头越皱越紧。
  你在隐瞒什么,吸血鬼混蛋?
  “呐,吸血鬼混蛋。”大神晃牙打断了朔间零的哼唧,琥珀色的眼眸凝视着眼前的人,“你到底遭遇了本大爷没兴趣知道,不过打倒现在的你也没什么乐趣。还不如去挑战把你弄成这样的人还更有趣一点儿,这样本大爷就是undead的队长!”他笑了笑,下一秒又回归平静,
  “即使变成那样也可以吗?吸血鬼混蛋。”
  大神晃牙认真的琥珀色眼眸让朔间零愣了一瞬,似乎重新见到了一年前认真过激的后辈,总感觉下一秒他就会追着自己“朔间前辈朔间前辈!”地喊。
  嘛,吾辈也回不去了。
  朔间零惊讶于自己竟然有这样的想法,果然是老了吗?他笑了起来,肩膀的抖动幅度越来越大,连声音都有些喘。
  “喂,没事吧?”大神晃牙见状忙帮朔间零顺气。
  “啊…”朔间零用力吸了几口气,渐渐缓了过来,他揉了揉大神晃牙微翘的头发,笑着说,“在关心我吗,小狗?乖乖~”
  “啰…啰嗦!”大神晃牙又一次红了脸。
  “嘛,吾辈已经没事了”,朔间零弯腰挑了几本资料,塞到了大神晃牙的怀里,“小狗该关心的是这个。”
  “哼,还不是你在捣乱。”大神晃牙接过资料抱怨道,一脸痛苦地再次埋头到题海当中。
  一时间教室里只剩下笔尖摩擦纸张的沙沙声。
  时间一点儿点儿的流逝,夕阳的柔光渐渐落满大神晃牙全身,本人的眉眼也柔和了几分,带着些许温暖。朔间零望着眼前的人,陷入了沉思。
  “嗯…朔间君,你似乎在帮别人试图推翻学生会,对吗?”
  “……”
  “恕我直言,还是放弃为好,朔间君。”
  “什么意思,天祥院君?”
  “字面意思。五奇人败北后的惨状相信你还记得。以你为例,你的弟弟在夺权的战争中对你失望透顶,你的亲信也在争斗后不知所踪。如果你还是过去那个呼风唤雨的朔间零的话我不介意再上演一场弑王的游戏,可惜你现在空有所谓的‘黑夜眷属’之名,又有什么资格与精力?”
  “朔间君,你现在是不可一世的朔间零,还是隐于黑暗的魔物?”
  ………………
  ………………
  “放弃吧,朔间君。”
  “别放弃,朔间前辈。”
  “好烦啊,大哥。”
  “醒醒,吸血鬼混蛋!”
  错综复杂的思绪硬生生地将朔间零的意识拉回了现实。他费劲儿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熟悉而又充满担忧的琥珀色眼眸,太阳般的色彩与温度让朔间零睁不开眼。选择性忽略大神晃牙担心的怒斥,他满足的靠在眼前的人身上,再次闭上了双眼。
  小狗,汝果然很温暖。
  小狗,吾辈真的在这里吗?
  晃牙,我是谁?